《两种刚强》

陈丹燕在《上海的皇亲国戚》里写到一位大族小姐———上海永安公司老板的千金,真实的皇亲国戚,从小金衣玉食,奴才成群。解放后,她还在国内,在经年不息的革新里,沦落到下乡挖鱼塘清粪桶。多年曩昔,物是人非,什么都改变了,包含她双手的形状。可是,她居然还要喝下午茶,家里被一次次革新扫荡,一贫如洗,烘焙蛋糕的电烤炉早已不见了踪迹。怎么办?她自己着手,用仅有的一只铝锅,在煤炉上蒸蒸烤烤,在没有温度操控的条件下,巧手烘烤出西式蛋糕。就这样,悠悠几十年,她雷打不动地喝着下午茶,吃着克己蛋糕,怡然自得,浑然忘掉身处窘境,悄悄地享受着劫后剩余的美好。

有一次她带着女儿到北京,探望同自己相同身世世家的同窗好友,她们都是在中西女子校园学会喝下午茶的。同窗好友告诉她,没有吐司炉,也能够吃上吐司,说着说着,就表演了一门绝技:把面包切片,在蜂窝煤炉上架上条条铁丝,再把面包片放上面,轻轻地双面烘烤,不一会儿,便做出一片片香馥馥的面包吐司,吃着面包吐司的时分,我们都没有多说什么,互相都理解,往后或许会有更困难的日子等着她们。

即便困难又怎么!她们懂得用铝锅蒸烤出西式蛋糕,用煤炉烘焙出香馥馥的吐司,这样的耐性和耐力,还有扛不住的磨难吗?公然,历尽沧桑之后。这位皇亲国戚仍然温文娴静,如沐春风,从来没有大吐苦水。

世上有两种刚强,第一种刚强是刚强在肢体皮肉上,宁死不屈式,像在残余洞里的江姐和许云峰;第二种刚强不在皮肉上,而在日子习惯里顺境窘境,恬然地据守一种日子方式,像这位大族小姐。哪怕美好只露出了一根线头,她有本事将它拽出来,织成一件毛衣。

上一篇:奶奶的爱情谎话

下一篇:抽烟

回来目录:感动

心灵鸡汤

名著阅览排行

新学网 Copyright (C) 2007-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备09006221号